空月恰柠檬

狼队全员过激吹੭ ᐕ)੭*⁾⁾
本质是个有时会有点憨憨的孩子(?醒醒你憨批属性已经点满了谢谢)
十分感谢各位大佬们的赏识QAQ

[狼人杀]暗月微言起(狼队全员向原创词)

[序]

夜幕临

林间狼啸至

谁又明

啸中存真意

无从诉

独承恶咒苦

[普通狼人]

偏离的命运轨迹

背负的沉重罪名

以此身微力反抗宿命

愿浮世之间留我一席

却依然未能理解存在的意义

[米兰达]

过往幸福如云烟

如今却早已消散

曾经回忆的美满

也已被阴影覆盖

心间交错的情感

只能被尘土掩埋

[卡萨]

一片忠心的所属

誓死追随的脚步

也愿终有一天能立下战功

[恶灵骑士]

残缺的过去

空虚的现在

矛盾混乱的意志

是永生应得的代价

[噩梦之影]

本就生于淤泥

又该如何改变

听从内心声音呼唤

隐于黑夜恐惧降临

[隐狼]

少年有锐利锋芒

少年有未至荣光

终会加冕成王

立于顶端殿堂

[石像鬼]

拥有守护的寓意

伫立于教堂之顶

百年所得的灵性

造就温柔的生灵

[血月使徒]

心中不屈的意志

脑内铭记的使命

这一纯粹的信仰

不容被他人所践踏

[狼王]

重任在肩也未曾放弃

疲惫委屈全都隐心底

冷静抉择一心为族群

终会迎来久违的安宁

[狼美人]

旧时一朝付真心

换得虛情假意归

如今不再信真情

心扉紧锁难再开

虽仍身在情海

早已不再沉沦

[狼巫]

博览群书寻世界真理

计谋频出助族群复兴

精通巫术尽本职工作

不甘消亡只想活下去

[白狼王]

与众不同的白色皮毛

胸中燃烧的狂怒意志

曾经的过错

是如今孤独的因果

[狼鸦之爪]

天才的头脑

顶尖的特工

自我的意志

又该如何掌握

寻得这真相之前

我又是何种立场

[蚀时狼妃]

昔日往年那份美好

早已不复其模样

一片愿景心中埋葬

早已成为了向往

抛去不切实际的妄想

力量在手中绽放光茫

前方不再是一片绝望

新生的自我终将成王

[总]

暗月之下谁在抚平伤痛

行于夜色又怎寻得微光

只愿这世间留我一隅

无需再背负虚妄之罪

也愿往后余生能长久

无需再心惊胆战的活

[致狼队全员]

生灵于世总拥有意义

不畏流言只要做自己

不必多想只需遵内心

放纵自己一直向前进

终会见一片柳暗花明




芜湖,终于把这篇群像写出来啦!!!

这是第二次写群像所以难度更高了QAQ,还要避免和第一次写的那篇词句重复(我太难了.jpg)

这次带普通狼人和狼人NPC玩了嘿嘿(NPC是选了两个我印象很深的),还加上了我自己想对狼队的孩子们说的话,所以可能大概也许有点长(?)




别的就不多bbll了,望食用愉快!



一个小小的通知

因为最近身体状况不算太好(前几天着凉了,头有点疼而且容易忘事)再加上我们学校每天补课补到6点(才高二就补到6点,离谱),所以我近期是码不动字啦

不要担心,文还是会更的哈哈哈,只不过是我初中同学续写我留下的文并帮我代理这个号一段时间,等我身体好点了再把号还我而已(◦˙▽˙◦)

不过我那同学挺社交nb的,而且她的性格和我完全不一样,所以之后她代理号的时候如果过于热情(比如给其他太太的文章写长评什么的)不要害怕哈哈哈,她这人还是很好相处的,但如果觉得自己和她应该聊得来的话其实可以跟她多聊聊或者交个朋友,她会很乐意的,信我的话可以试试

画个老婆(doge)

衣服有简化过(原版太复杂了画不来)

还有手是个圆也是因为我不会(✘_✘)

没学过画画所以可能会有比例不对等众多问题,望谅解QAQ


[警匪ABO] 失序之轨

Chapter 2     档案

碧翠丝跟着加布里埃尔来到了档案室。

"德兰?你怎么在这?"

"啊,组长,其实我对今天行动时……"

"哇,原来德兰和我们想一块去啦,太好了太好了!"碧翠丝绕到德兰身后,看到了她在查阅的内容,"那我们一起查吧,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原来组长你们也对那个'群'字很好奇吗?"

"嗯,我总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加布里埃尔看向一旁的书架,"那我们开始吧,德兰,你有哪些没看过的?"

"那个……组长,其实我已经看完了,"德兰从书桌旁拿出好几个档案袋,"刚刚那个是最后一个。"

"名字里带'群'的就只有这些?"

"嗯,那么慢慢查吧,我们三个一起。"


与此同时,L区的一个小酒吧内。

"安德烈你这地儿咋这么难找啊?"

"醒醒,不难找的话不早就被警察端了?"安德烈无语地看向坐在沙发上一本正经的问出这种问题的的人,"有事没事多找希兰要点书看吧,沃丁,反正你和希兰关系不错。"

"你这家伙……"沃丁刚想站起来反驳,酒吧的门便又被打开了。

"哟,原来已经有人到了呀,我还以为我们是第一个来着。"安托和伊兰从门外走了进来。

"不过你们这是要打架吗?如果真要打,能不能让我观个战?"安托笑着说,"我还挺想看你们打架的。"

"我觉得你一个连放学都要人去接的小屁孩没有资格说这话。"沃丁又坐了下去,"还有我记得你前两天分化了吧,所以你分化了个什么?不会是Omega吧。"

"你可拉倒吧,我是个Beta。"安托顿了一下,又说,"还,有,我不是小屁孩,我只是在放学路上恰好碰到了伊兰所以就一起过来了。" 

"不是你俩怎么天天小学生吵架啊,我在外面都能听到你俩说话的声音,"门又开了,这次走进来的是塔莉莎,"如果哪天这地方都能被警察端了,那就是你俩的锅,因为你俩太吵了。"

"行行行,大设计师你最了不起了。"沃丁和安托对视一眼,又一起说。

"你们两个这就又同仇敌忾上了?明明刚刚还在小学生吵架。"

"好了,难得聚一次就安静点,"安德烈拿出几瓶酒来,又给每人倒上了一杯,"好歹我这里明面上是一家酒吧,来酒吧不喝酒怎么行,喝吧,这顿我请。"

"不过沃尔夫他这次是怎么了?怎么突然让我们全员集结,"伊兰库斯拿起酒杯,却迟迟未喝上一口,"我记得上次我们全员集结还是三年前被警察盯上那次。"

"这谁知道他在想什么?也许只是单纯的想聚聚呢?"沃丁喝下一大口酒,"再说了,如果这次是和上次一样被盯上了,那就像上次一样把人灭了不就行了?"

"这好像也是,"伊兰点了点头,"那就等沃尔夫来了再说吧。"



"怎么回事啊一一为什么这么多档案袋里一个符合要求的都没有啊一一"碧翠丝趴在桌子上,"我眼睛都看酸了,结果告诉我这些档案里的人要么还在服刑,要么不在塞南市活动,我要自闭了!"

"我这里还有最后一个档案袋,希望能有线索。"德兰拿起手边最后一个档案袋并打开了它。

她看了几眼,便把这个档案袋递给了身后沙发上的加布里埃尔,"组长,你快看看。"

"群狼环伺?"加布里埃尔刚接过档案袋就看到了四个红色的大字,便抬头看向德兰。

"没错,这是目前为止塞南市最大的黑帮,他们的行动范围囊括全市,而且组织成员多以狼为代号,他们行事风格十分果断,而且至今仍未露出什么破绽,也正是因为抓不到他们的把柄,所以这个组织即使犯了事,也没有办法立案,因为我们根本找不到他们犯案的证据。"德兰说着,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而且组长,我还有件事想要和你说,虽然……之前你的父亲一直让我们瞒着你,但我觉得这事还是说了比较好。"

"我爸让你们瞒着我的事?那你说吧,我听着。"

"其实当年组长你的母亲就是在追查群狼环伺犯案的途中……殉职的。"

"什么?"加布里埃尔和碧翠丝同时站了起来,"我妈妈……"

"德兰,我为什么也不知道这件事,"碧翠丝看向德兰,"照你刚刚这么说,这件事应该只瞒着加布里埃尔一个人才对。"

"抱歉,碧翠丝,本来其实不应该也瞒着你的,但大家考虑到你和组长是好几年的同学,所以才……"

"德兰。"

"组长,怎么了?"

"我要追查这个组织,然后把他们揪出来。"加布里埃尔一字一顿的说,"我不能让我妈白白牺牲。"

"既然组长你这么说,那我觉得再劝也劝不住你了,那就去吧。"对于加布里埃尔做出的决定,德兰一点都不意外,"不过组长你不要忘了跟你父亲说一下,还有万一遇到什么困难记得让我和碧翠丝帮忙。"

"嗯,那就谢谢你们了,"加布里埃尔拿起档案,"正好明天是周末,我也可以在家里仔细看看群狼环伺的资料。"



TBC.









[ABO警匪] 失序之轨

Chapter 1   序曲

"现在,让我们请出塞南市两大设计师之一,凡妮莎小姐,来为我们讲解一下这件拍出了1800万高价的旗袍的设计理念。"

"在最初设计这件旗袍的时候……"

加布里埃尔"啪"的一下关掉了电视,他一向对这种节目没有什么兴趣。 

"喂?是我。"他拿起正在震动的手机,按下通话键,"怎么了?"

"组长,B区瑞星街银行发生一起持枪抢劫案,嫌犯手上持有五名人质,而且点名要求你过来。"

"知道了,我马上来。"

加布里埃尔挂了电话,换好警服又看向了日历上的红圈圈。

"啧,那个要到了,"加布里埃尔从抽屉里翻出一根针管,把它扎进了自己的手臂。

虽然他对外一直都宣称自己是Beta,但只有他自己以及他老爸才知道他其实是个Omega,他的同事、包括他的朋友,都不知道这点。

至于为什么要装成一个Beta也当然是因为为了通过警校的测试,毕竟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是Omega而被特殊对待。

他将用过的针管往医疗废弃垃圾箱里一丢,便出门了。

没过多久,他来到了那家银行门口。

"现在什么情况?"

"啊,组长,你来了,现在嫌犯状态还算稳定,虽然德兰一直在劝他们放下武器,但好像没什么用。"

"行,我知道了。"加布里埃尔穿上旁边的人递来的防弹衣,向嫌犯走去,"喂,那谁,我来了。"

"好久不见,休斯先生。"那嫌犯摘下了面具,"还记得我吗?"

"我说是谁一定要我过来,原来是你啊,"加布里埃尔冷笑道,"怎么?龙大哥是太闲了所以又想去局子里找点事情做么?"

"从一开始的打架斗殴,到现在的抢银行,你可真有本事,"加布里埃尔看向对面站着的匪徒,"说吧?这仿真枪哪儿买的?"

"我可去你的仿真枪吧,老子拿的是真枪。"

"哦?我可不相信你一个小小的地头蛇会有这么大的本事能搞来真的。"

"怎么就没本事了?告诉你,我这枪可是群……"对面的匪徒话刚说到一半,身上突然多了一个红点,"哎?这是……"

"抱歉,龙大哥,我记得你好像有承诺过不会说出这个名字吧,"一个低沉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既然你先违背了承诺,那么……"

一声枪响后,龙大哥倒在了地上。

"老,老大!"龙大哥旁边的四个小弟看见他们的老大倒在了地上,瞬间慌了神。

加布里埃尔也愣了一下,但很快又回过神来对身后的德兰使了个眼色,德兰立刻会意,并让暗处蓄势待发的几个警察冲上去逮捕了那四名小弟。

"组长,已顺利逮捕四名嫌犯,五名人质也均未受伤。"

"好,回警局。"

"组长,这具尸体怎么处理?"

加布里埃尔淡淡的撇了一眼,"先带回去放在停尸间里,然后找个时间让他家属认领就行……虽然他干过很多错事,但在尸体处理这种事情上还是得让他家属来,还有记得在家属认领的时候跟他们说明缘由。"

"知道了。"

回到警局后,加布里埃尔一直都在想龙大哥口中的那个"群"字。

"这个'群'是什么呢……"他拉开座位旁的抽屉,拿出了一瓶风油精抹了点在手上,随后又揉着自己的太阳穴试图让自己的思考更清晰。

"呦!我们的大组长又在想什么呢?"一个轻快的声音从加布里埃尔身后传来。

"碧翠丝,别闹了,这么大个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

"诶嘿,因为我看你好像在想什么的样子,所以感到很好奇,就进来问问喽,所以一一一"碧翠丝拖长了语调,"在想什么呀?休斯组长。"

"我在想今天龙大哥死前说的那个'群'是什么意思,还有究竟是谁在我们面前将他射杀。"加布里埃尔闭上眼睛,"龙大哥既然作为那一块的地头蛇,应该跟不少黑道上的人有着密切的往来,所以我在想……"

"所以你在想是不是黑道上的纠纷,对吗?"

"没错,还有龙大哥和他同伙持的那些枪支的来源是我的另一个疑惑的点,照理说如果只是黑道上的纠纷也不至于在警察面前直接开枪打人,而且这个打的时机未免也太好了一点。"

"对哦,我想起来了,龙大哥是在说出那个'群'字之后被开枪射杀的……"

"那么就是说,和龙大哥有纠纷的黑道上的人或者组织叫做'群'。"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随后又相视一笑。

"看来我们想到一块儿去了。"

"嗯,不过我可能想的比你还多一点,"碧翠丝眨了眨眼,"既然是黑道上的人或组织,那么基本上应该或多或少都在我们的档案里有过或多或少的记录,不管他或他们有没有被抓到过,而且,可别忘了,我们是塞南市最大的扫黑组。"

"碧翠丝,我们走,去档案科调出所有关于黑道的人或者组织的资料,然后找出那个名为'群'的人或组织。"

"是,组长。"


TBC.




芜湖,第一章终于写完啦٩(*´◒`*)۶

其实这篇文章里面有我很多的私设,所以如果有什么地方看不懂的话可以在评论区问我,我只要看到了就会帮忙解答的!


望食用愉快!